移动版

同方股份:主业严重缺乏盈利能力

发布时间:2020-06-13 10:39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本刊记者 晓光/文

2020年一季度,同方股份(600100)(600100.SH)实现营收28.73亿元,同比下降15.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1亿元,同比下降194.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6.12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3.78亿元。

从2020年一季度来看,同方股份的经营已经陷入了困境。

多元化成绩堪忧

一直以来,同方股份的控股股东是清华同方。在清华同方控股期间,公司一直坚持“技术+资本”的发展战略。2019年年报中,同方股份提到,公司主要立足于信息技术和节能环保两大主营业务领域,并逐步形成和打造了信息产业、公共安全、节能环保三大板块业务。2019年,公司总收入为230.4亿元,其中公共安全收入为70.48亿元、信息产业收入为109.52亿元、节能环保收入为45.86亿元、总部投资及科技园收入为6.76亿元、其他业务收入为7817万元。

从业务范围来看,同方股份的业务板块繁杂,涉及的领域众多。可以说,公司一直采取的是多元化的发展战略。但这5年来,公司的多元化发展并没有带来更好的成果,而且也没有形成更快的增长以及更强的盈利能力。

2015-2019年,同方股份的收入分别为284.47亿元、271.74亿元、259.89亿元、248.33亿元、230.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1.63亿元、47.01亿元、5.3亿元、-34.96亿元、5.38亿元。

与5年前相比,同方股份2019年的收入和净利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而公司的盈利质量和利润来源更是发生了很大变化。

2015-2019年,同方股份的营业利润为19.31亿元、50.63亿元、6.66亿元、-34.6亿元、8.11亿元,投资净收益为26.42亿元、62.49亿元、11.6亿元、6.41亿元、15.2亿元,占营业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36.82%、123.42%、174.17%、-18.53%、187.42%。

由此来看,同方股份连续5年的投资收益均超过营业利润,公司营业利润全部依靠投资净收益支撑。换句话说,公司主业已经连续亏损5年,主业已经严重缺乏造血能力。

应收款计提疑问

2017-2019年,同方股份的收入分别为259.89亿元、248.33亿元、230.4亿元,期末应收账款分别为71.50亿元、81.47亿元、68.37亿元,其他应收款(含应收股利和应收利息)分别为8.70亿元、18.08亿元、13.14亿元。

2017-2019年,同方股份计提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余额分别为12.95亿元、16.93亿元和19.35亿元,计提的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余额分别为3.74亿元、4.28亿元和4.18亿元。在2019年年报中,同方股份提到,“虽然坏账准备于资产负债表日计提较为充分,但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复苏缓慢和国内经济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公司未来仍面临一定的应收款项坏账风险。”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同方股份的描述似乎与公司的计提比例完全不符。

2019年,同方股份主要有三大业务,分别为信息产业、公共安全和节能环保产业。在信息产业方面,公司主要围绕以计算机产品为核心的商用及消费电子产品、中国知网业务和大数据应用业务进行产业布局和技术创新;在安全产业方面,公司立足安防系统和科工装备两大业务领域,依托关键器件制造和相关软件的自主可控核心技术,不断打造“大安全”产业链;在节能环保产业方面,公司继续专注于城市节能智慧化、照明和水务三个产业方向。

由于同方股份的业务极为分散,横向比较起来会有一定的难度,但是可以从三大板块的核心业务进行比较。

立讯精密(002475.SZ)的主要业务是消费性电子产品,和同方股份信息产业中的消费性电子产品处于同一行业。2019年,立讯精密所采取的应收款计提比例为:1-60天为1%、61-120天为5%、121-180天为10%、181-365天为20%、1-2年为50%、2年以上为100%。

消费电子产品行业的特点是产品变化速度快、产品更新换代快,这种特点的行业公司更迭速度会很快,如果采用过于宽松的应收款计提方式,对于利润的质量会有很大的影响。

浩云科技(300448.SZ)是主要做安防系统的公司,和同方股份的安全产业中的安防系统业务处于同一行业。2019年,浩云科技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为:1年内3%、1-2年为10%、2-3年为20%、3-4年为50%、4-5年为50%,5年以上为100%。

重庆水务(601158.SH)的主要业务为污水处理,与同方股份节能环保产业的水务业务相同,而重庆水务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为:1年内为5%、1-2年为10%、2-3年为50%、3年以上为90%。

而作为一家多元化公司,同方股份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为:1年内1%、1-2年为5%、2-3年为15%、3-4年为30%、4-5年为50%、5年以上为100%。相比于以上公司,同方股份的应收款计提比例明显过于宽松。

从账龄结构也可以充分看出同方股份应收款计提过于宽松带来的隐患。2019年,公司的应收款总计为86.57亿元,计提的坏账比例为18.54亿元,计提比例为21.41%;其中,1年以内计提4638万元、1-2年为5538万元、2-3年为6646万元、3-4年为2.54亿元、4-5年为1.89亿元、5年以上为12.42亿元。《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同方股份的应收款越是到后期坏账规模越大,这充分说明,公司整体应收账款计提的比例过于宽松。坏账计提过于宽松,结果就会严重影响公司的净利润质量,而且这也并不能反映出公司真正的盈利能力。

偿债压力不断加大

随着业务的发展停滞和盈利能力的下降,近几年,同方股份的偿债压力也不断攀升。

2018-2019年末及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8.73%、66.75%、67.01%,虽然变化不大,但是公司一年内到期的债务不断攀升,而货币资金越来越少,这使得公司的偿债压力越来越大。

2019年年末,同方股份的货币资金为103.09亿元,短期借款为62.4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7.99亿元,货币资金足以覆盖一年内到期的债务。2020年第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为77.9亿元,短期借款为53.7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49.21亿元,公司货币资金已经无法覆盖一年内到期的债务。

为了解决资金问题,5月31日,同方股份发布公告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拟募集不超过3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有息借款,此次发行的认购对象为公司控股股东中核资本和战略投资者军民融合基金,分别拟认购金额为25亿、10亿元。

以募资的形式进行偿债并不能解决长期问题,这是治标不治本的,要想真正改善债务问题,依靠的是企业持续的盈利能力,而这是目前同方股份最为薄弱的环节。

新股东能否重燃生机

在业务频频陷入困境之际,2019年4月,清华控股与中核资本签订协议,以70亿元的价格受让同方股份21%的股份,最终交易价调整为63.98亿元,清华控股持股比例降至4.75%。

2019年12月,财政部、国资委对同方股份上述股权变更事宜做出相关批复;2020年1月,相关股份完成过户,这意味着中核资本正式入主同方股份。由此,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由教育部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随着控股股东的变更,同方股份管理层也迎来换血,原清华系逐步退出,中核资本方面管理人员渐次递增。

2019年6月,同方股份副总裁兼创新研究院院长赵维健辞职;2020年1月8日,副董事长兼总裁黄俞辞职,同方股份原董事长周立业职位从董事长变更为副董事长、兼总裁,来自中核系方面的黄敏刚接任董事长之位。仅仅几个月后,4月30日,周立业也从同方股份辞职;同日,同方股份董事会秘书张园园也辞职,接任其职位的亦是来自中核资本方面的张健。除此之外,来自中核资本方面的梁武全也于2月起在同方股份任财务总监及财务负责人。至此,中核资本已经完全掌控同方股份的管理层。

此次控股股东变更对于同方股份是一个大事件,这意味着公司的战略、人员、业务都将发生巨大或者潜在的改变,这是否能够让同方股份走出困境并带来新的转机尚未可知。

对于公司未来的战略方向、应收款计提等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向同方股份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公司没有进行任何回复。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